沈城警讯
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
信息来源:苏家屯分局 发布时间:2018-08-17 

  1979年,我的父亲穿上了蓝色的警服。家里那张泛黄的老照片,让我目睹了那身老式警服的样子。2000年的夏天,当得知父亲与持枪歹徒对峙受伤时,我心疼极了,哭着埋怨他的早出晚归,经常性的蹲坑、巡逻,还因为工作险些丢了性命。父亲的一句“既然穿上了这身警服,咱就要对得起这身衣服”的话,让我明白了,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,他的心不仅属于我和妈妈,他的心里更有着一位叫做“人民”的人。

  1999年,我的大哥踏着爸爸的足迹,穿上了绿色的警服,成了一名普通的社区民警。婚后的嫂子常说:“我嫁给了你哥,你哥却嫁给了那身警服。”有一次,怀孕8个多月的嫂子,独自在家做家务时突然感觉身体不适,连忙给大哥打电话让他陪去医院,可当时大哥正在辖区内帮助一对外地夫妇寻找走散的3岁女儿。那对夫妇听到了他与嫂子的通话,虽然心急如焚但也一直劝他回家看看。可他深知孩子一分钟没找到就多一分钟危险的道理,倔强地摆摆手安慰道:“我的事你们不用担心,这地方我管了八年,我比你们任何人都熟悉,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呀!”说着,他一边给家人打电话安排嫂子的事,一边跑去警务室组织其他人寻找孩子。

  当时正值下班时间,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,刺耳的喇叭声提醒了他望向远处的十字路口。定睛一看,一个孩子正朝着十字路口跑去,那不就是大家苦苦寻找的小女孩吗?正想着,一辆汽车从远处呼啸而来,大哥顾不上其他,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抱起小女孩……孩子得救了,也安全了。然而此时,在医院的产房里,我的嫂子因为长时间操劳过度而导致早产,刚刚出生的小宝宝不得不与母亲分离,被送进了保温箱……当大哥穿着警服出现在病房里的时候,还没恢复血色的嫂子委屈地哭着:“生孩子这么大事,你就不能把手里的工作放一放么?万一孩子有个三长两短,你要我怎么活?”我明白,此时大哥的心里比谁都着急,可他也知道,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,他的时间就仅仅属于自己,因为人民群众把一切交到了自己手里。

  2008年,我穿上了藏蓝色的警服,光荣地加入到人民警察队伍。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,当庄严的国歌回荡在耳边,当我们举起右手郑重宣誓的一刹那,感动与激情在胸中澎湃,涤荡着我们的心灵。

  因为,穿上这身警服,我们就是迷途中孩子的守护天使;是惩治犯罪分子的锋刃利剑;是群众遇难时的温暖援手;是洪水中百姓的希望之光。从此,我完全理解了爸爸与大哥的心情,没有了埋怨,没有了误解,有的只是天下太平的向往与百姓安宁的追求。

  是啊,这身警服肩负着群众的嘱托,承载了百姓的希冀,这身警服被寄予了太多、太多……

  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,人民就住进我们心田,我们就为人民遮风挡雨;

  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,我们就属于那奔驰而来又呼啸而去的警笛,我们就属于那一张张真诚感谢的笑脸;

  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,我们就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,那就是姓人民、叫警察。

  此时此刻,我作为一名人民警察,我要为身穿这身警服的战友们,敬礼!

作者:田琳     责任编辑:王宁